女装对网管的加成

转载,原文在此

元旦假期终于回家了……当然还要去抢救服务器。

服务器RAID阵列爆炸,老毛病了,这次挂了几个月。插拔硬盘N次无果。

遂女装。

女装后果然迅速识别到了硬盘,虽然还是被坑了多次,但总算把数据抢救出来了。

女装好啊。你现在能看到隔壁那个站,全靠了我和 @Moycat 的女装。

[转载]此时我躺在成都某宾馆的床上

©Moycat   2015

因奇故备份之


Day -8

此时我躺在成都某宾馆的床上,等待着随时的入睡。

所谓竞赛学习,实已名存实亡,与在南充的自习并无两样。虽然,在这边,感觉似乎要好些。

这次在成都,没有半年多前的那般匆忙,倒竟比在南充还要舒爽些。只是成都没有南充的夜雨,很是干燥。

只是敌不过,还剩八天的这个事实。

不想谈自己与OI,然而忍不住。

上个学期的半年来,似乎我没有放超过一丝一毫的精力在OI中。2月培训的囫囵吞枣后,似乎彻底把我噎住了,噎了半年。我怀疑半年来我做过几道OI的题,看过几页OI的书。这并不光彩,然而为何我的雄心竟会萎缩至此?

或许是我早就隐隐觉得,OI和文化课、其他竞赛的相似点,还是有那么多。

我之所以讨厌大多数高考要考的文化课,无非是做它们的题很是烦人:如果你知道这个解题套路,那么套进去,得分;你要是不知道,任你想破头皮,做不出来。

这世界上的问题,的确很多需要经验去解决,经验——或记忆,是人类赖以存活的根基。可是在文化课的题目中,这一点被无限放大了,你就是要背住这个套路,这个题型,这个方法,否则死路一条。也许并不是如此吧,但我所在的环境处处如此,以至于我总觉得其中另有目的。

但OI不也如此吗?背下各种各样的算法,了解各种各样的题型。在STL还没被解禁的时候,一个排序算法都需要背得想吐。那时候之机械更甚,真不明白明明有STL为什么不允许用。但OI毕竟和其他科目不同,否则我早就放弃了,就像我入学短短几个月后放弃物理竞赛一样。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对信息技术的喜爱遮住了什么缺点。不过也无所谓了。

在被噎住半年后,我才重新拿起OI,备战NOIP——也就是这学期开始吧。从找时间练,再晚上放学留在机房练,又停课练,现在跑到成都练。能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情里,感觉真是好啊,只是这时间太短了。但我没有为过去的半年后悔,因为我知道后悔无用,而且就算再来一次,也未必会被我珍惜。

唯一令我欣慰的是,NOIP就算失败也不会是我OI的终点。还有省选,虽然希望不大。但将来到了大学,我可不想去ACM了……那时既然有了自由,我就会做自己梦想的事。

离NOIP2015还有短短几天。未来的事,又有谁能预见。